这就是属灵的实战

——记纽约“中国基督教现状分享会”

 

2010513日晚,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及中国基督教协会(简称三自两会)在国家宗教局的率领下,来到了一盘散沙、宗教完全无人管理的纽约;他们要把华人教会的牧人们尽量地召集起来摸摸底,想办法管理管理;便在纽约的神学教育中心[1] 召集了一场“中国基督教现状分享会”。目的当然是要以假象来掩盖真相,像刷油漆那样一道又一道的覆盖,直到你模糊或忘记了他们的底色,就达到了迷惑和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的目的;要和谐不要对抗嘛,这是世界的潮流,谁挡得住呢?(以弗所书22612;约翰一书518-19其实关于中国教会的“现状”,早在九年前我们就发表了一本《中国宗教与家庭教会的现状》的白皮书;向世界揭露了中国政府长期逼迫并杀害基督徒的真相;桩桩件件,铁证如山。若真关心中国基督教的“现状”,不妨回头看看这本薄薄的白皮书。(见www.china21.org首页)三自教会从本质上讲根本就不是教会;对信徒是自欺欺人,对外者是迷惑,迷惑普天下的工具而已(约翰福音319-21;哥林多前书318-18启示录1239

因为他们一点也没有变,过去不变,现在不变,将来也不会变;原因是无神论的共产党打击、控制和消灭宗教的政策不可能改变。(见《共产党宣言》)只是怎么也消灭不了,更可怕的是不但灭不了,反越灭越多,遍地开花。对这些利欲熏心,只信实力,死都不信 神的人来说福音好像审判的烈火——越烧越旺!让他们心里不知不觉的就感到害怕!大概他们忘记了耶稣说:“我来要把火丢在地上,倘若已经着起来,不也是我所愿意的吗?”(路加福音12492432愿意,他们却不愿意,很不愿意!便照圣经向教会所启示的:来“迷惑普天下”了。(启示录13271117232912922710

事实证明,迷惑是他们最主要的手段。这些作具体的迷惑工作,“因怕死而为奴仆的人”在他们繁忙而艰巨的任务中,恐怕没空没意识到“我们的 神乃是烈火。”(希伯来书214-151026-27122528-29比党厉害多了。不知什么时候突然间就轰的一声,一切“有形质的都要被烈火销化,地和其上的物都要烧尽了。”那么,你们一生的努力、钻营、委屈、劳碌与贪婪所得的宝贝能藏到哪里去呢?(彼得后书38-12耶稣早就提醒一切相信的人:“那杀身体不能杀灵魂的,不要怕他们;惟有能把身体和灵魂都灭在地狱里的,正要怕他。”(马太福音1028还是悔改吧,来的日子谁也不知道; 神不会因为你是共产党(秘密的)就不爱你,也不会因为你是假基督徒就赦免、宽容你。问题是,就算你们成功地迷惑了普天下,并常常在盛大的场合“传福音”,还有一位是无法迷惑的,那就是 神。 神是公义的,不会偏待人,只会照各人的行为报应各人。(罗马书24-6811;彼得前书117;彼得后书22-5;启示录2182212

感谢 神,有位牧师在会议前通知了我们,说:“你们不去,他们就听不到应该听到的声音,属 神的声音;那就白来了。”[2] 我们就按说的时间去了。来到位于纽约法拉盛的纽约神学教育中心时,已是晚7点半。他们的“爱宴” 晚餐已经结束,会议刚刚开始;会场中仍充满了食物的味道。圣经清清楚楚地告诉我们:“你们不能喝的杯又喝鬼的杯,不能吃的筵席又吃鬼的筵席。”(哥林多前书1021节)』在讲台上坐着的有:中国基督教协会会长兼南京金陵协和神学院院长高峰“牧师”、副秘书长包佳源“牧师”、中国基督教海外联络部副主任欧恩临“长老”和秘书颜静琴姊妹、中国国家宗教事务局二处处长王秀玲、和纽约神学教育中心主席丘放河“牧师”。这些人个个都有特殊的重任在身,没有“牧师长老”之类的头衔是不行的,无法开展工作,很不方便;因为工作的性质没有得到适当的掩盖,叫与会的人也难堪嘛。一群共产党员,党的优秀儿女在主席台上向 神的儿女们微笑,欢迎他们到中国去走走……;这一走,魂就走掉了,情急之下灵魂也卖了,就剩下个行尸走肉,不和谐怎么办?

首先是高峰会长介绍国内最近基督教发展的现状。他说中国基督教最近几年农村和小城市发展的特别快,很多人信教,但是很多没有参加三自两会,却参加了一些地下教会,甚至是邪说歪道,比如东方闪电,三班仆人等,是因为农村和小城市的人文化素质不高,传道人也少,很容易有1人信,就会有10人信,(在党看来问题很严重!)基督教协会要培养更多的传道人,让这些兄弟能加入到基督教协会来跟随主。[3]

随后副秘书长包佳源“牧师”介绍了国内最近神学院的教育情况。这位副秘书长花不少时间,反反复复的特别强调了教会的文字工作问题;因为好的属灵即符合党的需要的书籍太少了。目前特别需要这方面的人才,要抓紧培养;我们海内外可以一起来做这方面的工作。然后是海外联络部别忘了,中国一切的部门,机构和单位,一旦涉及到海外境外联络,友好协会或联谊会之类,都是特务统战机构的一部分副主任欧恩临“长老”讲话,表示他很欢迎海外的弟兄姊妹们到中国去看看,他将会负责接待云云……

 接下来是提问时间。。。。。。;根据他们的报道就一句话:“随后,高峰牧师解答了与会者的各样提问,双方就一些教会热点问题坦诚深入地交换意见。整场聚会气氛热烈融洽。”(《基督日报》2010514日)请问什么是教会的“热点问题”?何谓“坦诚深入地交换意见”?交换了什么意见?为何只字不提?而且“整场聚会气氛热烈融洽”?气氛热烈!而且融洽?这是基督的日报该说的话吗?如此弥天大谎(其实迷惑不了天——监察人心肺腑的 神)混淆黑白!你们不光是玷污了“坦诚”二字,玷辱了起码的人格,更玷辱了基督徒的名声,羞辱、践踏了 神的儿子。若不悔改, 神决不轻饶。(希伯来书661026-29岂不知世上的钱途,便是地狱的终身保险与门票么?(马太福音1028187-92315;彼得后书22-4;约翰一书215-21

其实“解答提问”的经过是这样的:还没等主持人丘牧师说完,磐石教会的邵弟兄就举起了手。邵弟兄站起来说,“我有二个问题想问高会长。第一个问题是:请问坐在您身边的宗教局二处王处长与您是什么关系?第二个问题是:‘三自’的宗旨是什么?”因为这一干人马的组合,已经充分说明了三自两会的头是谁。这不仅在他们的宗旨里写得清清楚楚,而且是落实到每一件工作,每一个活动中。出国之类的大事就更不用说了,自然由党的宗教局来亲自领导。只是让人惊讶的是,通常这些党的领导们在这样的场合,都会用其它的头衔如“牧师、主教、长老”之类来掩盖其真实身份。这次不知为何,国家宗教局的处长居然“堂堂正正”地把自己的头衔亮了出来,放在主席台上。也许是他们以为与会的都是自己人即纽约神学教育中心邀请的人,没有必要掩饰。而且国家宗教局的这块牌子,会传出一种信息;使与会者,使海外教会这些追随他们的牧人和教友们感到“国家的力量”与关切!没想到 神却让我们知道了这事,我们就成了他们的不速之客。邵弟兄想借着提问,把三自两会的头挑明了。

此时满脸的堆笑已经从高会长的脸上消失。他站了起来,干咳了几声,然后开始回答。说王处长与他是很好的同事关系。(居然丧失警惕!说了一句违背党性原则的大实话——宗教局与三自两会是同事关系。同事,就是干着同样的事,尽管表面上是不同的机构。他们所事奉的的确是同一个主,那就是党——撒旦的代理。)又说,宗教局给了他们很多帮助——帮助落实宗教政策。比如教会的房产被占了,宗教局出面帮助要回等。[4]

至于三自宗旨的问题,高会长东拉西扯地讲了一通,与白纸黑字写的宗旨大相径庭。在他回答结束后,邵弟兄就站了起来,拿起《识透“三自”末世警钟之一),把三自两会的明文宗旨,从开头“在中国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的领导下”到最后“为促进台湾回归祖国,实现祖国统一,为反对霸权主义,维护世界和平而贡献力量”念了一遍。并开始把书发给听众。丘牧师马上就说,“请不要现在发。”邵弟兄迟疑了一下,趁接着一位年轻的弟兄提问之际,还是果敢地把他们最怕出现的正道书籍发给了那些不太想接受,但又不便推辞,怕扰乱会场的人们。所以,他们收到后的反应是直觉反应,即本能的反应——那就是不敢有什么“异常”的反应;得罪了在上掌权的怎么办?谁担当得起呢?

这位年轻的弟兄问道:为什么很多年轻信主的大学生、教师不去三自教会。高会长回答说,基督教在高校中这些年发展很快,很多基督徒文化素质很高,有些是大学老师甚至教授,但是,不去教会是因为国内的牧师主日传道等都是针对年龄大的人的传道,学生的素质比较高,传道人的方法不合他们的口味。 基督教协会也在尽力想办法提高传道人的水平。后来这年轻的弟兄告诉我们说,“我的(在国内大学里的)兄弟姐妹告诉我最多的却是,因为注册了三自,就要定时定地方,在监督下举行聚会。这个与爱主的心是违背的。”

轮到了磐石教会的李弟兄提问。他说,“我的问题若你觉得不方便,可以不答。考虑到在无神论的制度下谈信仰不容易,上面即在上掌权的认为人是猴子变的,不是 神造的;所以你们可以不回答。我有两个问题,一是听说国内的教会和神学院都不许讲创世纪,不许讲 神造人。二是不许讲启示录,特别是12章的一些内容。”高会长说,“你的问题我要回答,要回答的。不知这位是……”李弟兄回答说,“喔,我是李世雄。”高会长接着说,“其实国内教会也讲启示录,XX牧师就是讲的最好的一位;还有……”李弟兄说,“1239节的魔鬼大红龙,那迷惑普天下的到底是谁他讲了没有呢?”此时豆大的汗珠已经布满了会长的额头。丘牧师赶紧插话解围,抢进来说:“这个问题太学术了,要开专题的讨论会解决;关于大红龙,全世界各有各的解释。”

这位丘牧师不愧是邪恶世界里“红龙神学”的教育家,一句话就替这位神学院的院长,国家级的宗教领导人解了围。接下来场面尴尬怎么办呢?他自有办法;说,“作为主持人,我的任务是保证按时结束。现在已经过了9点,最后一个问题,就结束。”邵弟兄马上举手。其实每次他都举手。只是第一次提问后,他们再也不敢让他提问了。这时,有位黄姊妹也举起了手。这位姊妹是与丘牧师很熟悉的,是特别邀请来参加会议的。丘牧师一见喜出望外,马上就点了她。可是,谁都没有想到,黄姊妹站起来,没说一两句话就哭了。她边哭边说:“我先生前几日收到一个email,说他在大陆传道的朋友被抓了。。。。。。” 神真是奇妙全能的主!行奇事的主!那些人本以为黄姊妹会按丘牧师的意图讲些好听的话,没想到 神却借她的口用一个活生生的事实揭穿了他们所谓 “信仰自由”的黄金时代。而且,我们也没有想到黄姊妹会讲这些。当丘牧师点黄姊妹提问时,邵弟兄好失望,因全场除了邵弟兄外,只有黄姊妹后来举手。所以我们心里感谢、赞美,他的作为是何等的奇妙啊!

台上的人就问:“是在哪里被抓的?”

“不知道。”

丘牧师马上就说,“连在哪儿都不知道,那怎么可信呢?”

“因为Email一打开,马上就中毒了。。。。。。”

丘牧师摆出一幅行家据说他确实是个电脑的行家的姿态说:“你看,这些email是不能随便看的嘛,有病毒。今后收到这样的email就不要打开看。”这显然是党的网络警察的手脚,把病毒加在那些揭露黑暗势力的email上。丘牧师真不愧是党在海外的好帮手啊。不知党是怎么奖励你的?不过,这次让我们这些不速之客“混进”会场,搅了你们的局,使得党代表们的血压升高,十分尴尬。这次,你恐怕非但无法在主子面前讨赏,还要俯伏下来向党检讨,主动把事情交代清楚。否则党以为你故意在耍他们,那你的途就完了,一生的大计就毁于一旦了。(箴言1729-31节;哥林多前书318-20节;林后105节)我们在此想提醒你别忘了党是多疑的,曾经误整和误杀了无数的优秀儿女;所以光大了平凡昭雪的把戏。

台上的几位一个劲地抓住地点的问题不放。邵弟兄就忍不住站起来说,“在哪儿被抓,有那么重要吗?在上海被抓,在北京被抓,有什么区别呢?不都是在大陆被抓吗?”

这时,坐在邵弟兄前排的一位穿红衣戴白帽的长者愤怒地转过身来,斥责道:“你这样仇恨大陆,我看你心不纯洁。”[5] 坐在他边上的一位,可能是他太太,就马上拉了他一下,阻止他继续说下去。

我们的丘牧师见场面越来越窘迫,就立刻宣布会议结束。并说自己有个特别的爱好,就是喜欢照相;然后便邀请大家一起来合影。整个会场,除了一对牧师夫妇及我们磐石教会的弟兄之外,都踊跃上台与魔鬼的代表们合影留念。神必不会忘记这等“留念”的事!让人吃惊的是,那位刚才还在为大陆的弟兄被捕流泪的姊妹,此时竟笑容可掬地出现在迫害她的弟兄姊妹的罪魁祸首之中。大慨她以为与这些在上掌权的人亲密和谐,就可以帮助解救那位被捕的弟兄。看哪!迷惑普天下的是多么的厉害!大鬼、小鬼、大小喽罗、帮凶走狗在普天之下越来越成功地继续着那蛇在伊甸园里的诡计。那就是吃禁果“不一定死”;与魔鬼打得火热,“不一定死”“为了爱嘛!因为 神就是爱!怎么会真的发怒呢?要相信 神,要有信心嘛。”(创世纪314-5

这样的“信心”,还是不要为妙;因为“敬畏耶和华在乎恨恶邪恶; 要爱惜光阴,因为现今的世代邪恶。不要作糊涂人,要明白主的旨意如何。因为有许多人行事是基督十字架的仇敌。……他们的结局就是沉沦;他们的 神就是自己的肚腹。他们以自己的羞辱为荣耀,专以地上的事为念。”所有不要中了他们的诡计。(箴言813165-6174;以弗所书515-16;腓利比书128-29318-19;罗马书1617-19;哥林多前书318-19

 

纽约磐石教会

2010817

 

 

 



[1]教育一直是党中央非常重视的大事,几十年来都是亲自抓的项目,唯独“神学教育”不便亲自出面;不管怎么说,无神论直接搞神学教育,三不像嘛。所以该神学教育中心是由一位从香港移民美国的丘“牧师”任主席,这位美国牧师不愧是个中国通;确切地说是中国的宗教事物通,居然多次当众提示、打断和更正三自最高领导有关中国教会、神学院及信徒人数的现状和数字的说法;几位国家级的宗教干部竟一点也不反感这位“美帝国主义”的牧师对他们内部事物的干涉和了解,反倒默认或肯定了他的说法。显然美国身份不过是个外壳,里面却是一样的;都是一颗红心向着党的人。有趣的是,这位特别的牧师不仅是被中方的党所信任的,也是被美国的警方所信任的;因为他是纽约州华裔铺警联谊会的文书,(文书有机会掌握一切所需资料)据说他曾任几个不同组织的兼职文书。如果联邦调查和中情局有兼职“文书”的机会,他一定会通过议员们的推荐,合法地钻进去的;保护层越多越好嘛,我们的党就是需要有能力、忠心、而又不为名誉地位所动的仁人志士;否则是没有途的。如“先烈”金无忌同志,通过自己的努力爬到了中情局的将军地位,美国总统尼克松不得不每天看他所签署的有关中国的情报;受他的调遣。在美国情报界,他算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高级情报官员,绝对是响当当的情报专家,权威;但他对党的忠心是至死不渝!虽贵为美国高官,待遇优厚,却丝毫也没有改变他向党的一颗红心。美国人太相信自己,太喜欢证据了;党要他们永远也拿不到证据,宁可杀人灭口;因为各方的游戏规则是完全不同的。(详情见本网站的相关报道)

[2]当晚11点许这位牧师携师母来到李弟兄家问情况。弟兄首先感谢他通知了我们。神必记念你!因为公义 神引领的结果;邪恶只会教人用舌头谄媚人。(诗篇58-9)随后便介绍了会场的情况。两位激动不已,特别是牧师,他心里有 神的公义,越说精神越好!一直到半夜两三点。他说:“感谢赐给你们胆量!在美国他们已经听不到不同的声音了;无论是加州还是纽约都一样被和谐了。丘牧师几乎成了‘三自’在北美的代理人。连《角声》都可能在他们的经济支持下扩大‘慈善’事业,变成由他们控制的‘慈善机构’。这末世真是什么事都可能发生,属灵的争战激烈啊!”李弟兄说,今天不就是一场属灵的实战吗?他说,岂止是属灵的争战,这是跟魔鬼,跟黑暗权势面对面了。李弟兄说:“牧师阿,其实他们不是白来;听不到属 神的声音正是他们想要的结果,如今听到才是白来了。对他们来说这是一个严重事件!他们想 ‘美国那么多那么大的基督教团体都被搞定摆平了;怎么会出现这种不识时务,不计后果的人呢!?难道这些人不怕吗?说明我们的工作还是做得不够仔细,经济投入太少;老话说得好,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嘛,所以要把坏事变好事;尽快通过这件事申请拨款,加大投入,彻底消灭不同的声音!’”

 

[3]请仔细琢磨一下到底谁是最大的邪教呢?一个排除了《圣经》的真理,不信童女怀孕,连耶稣的来历都否定了的教会领导机关及其体系;一个一贯地打击、栽赃、迫害和消灭不合我用的教会的教会是正教还是邪教呢?一个顺服人的权柄,把党的领导置于教会之上的教会,是正教还是邪教呢?地下教会遍地开花,有很多种,难免有走偏和被恶人利用的现象;美国成天奉的名传道、赶鬼、行异能的不是更多吗?(马太福音721-23)但大多数的地下教会信仰还是纯正的,是愿意为摆上,为受苦,坐监坐牢,直至殉道的。 “……我认识基督,晓得他复活的大能,并且晓得和他一同受苦,效法他的死。”(腓利比书31017-19)多数人不参加三自两会,那是因为这个体系的教会根本就不是属 神的教会,乃是属魔鬼的教会;是全世界最大的,堪称世界无敌的无神论教会,是邪灵败坏教会最主要也最得力的工具,是货真价实的挂着羊头……的教会(以弗所书22612)三自两会的历任头号人物、不倒翁若不是年龄不饶人,他必要坚持做下去;为宗教战线的革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丁光训“主教”,在响应江泽民主席“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时,非常乖巧(乖巧不是灵巧;是讨好卖乖,摇尾乞怜)且顺服地说:“就我们宗教界的人们来说,这句话应该是一个号召,号召我们努力使我们的每一个宗教发生变革,使宗教观念适应社会主义社会,这里包括清除不适应社会主义社会的东西……促进宗教观念本身的变革,使我们的变化不仅仅停留在政治发言和表态上,而表现在淡化宗教中一切不适应社会主义社会的东西,同时强化适应社会主义社会的东西。我们各教都可以探讨,那些不适应社会主义社会的东西,有的立即排除,有的逐步排除”。(丁光训:从宗教自身建设看宗教如何与社会主义相适应-调整宗教观念的呼唤【政协报】199894日第四版)

 

[4]事实上,国家宗教局、三自两会、各级政府与公安局等,长期以来以各种各样的宗教政策、国家法律、管理条例等为借口,一起联手,打击镇压不向黑势力妥协下拜的教会。(路加福音47节)教会房产很快就会被占;若“执迷不悟,死不悔改”,教会负责人将被逮捕定罪,甚至消灭;教会财产作为法的“证据”,被法的政府没收。这才是教会房产会被占的真正原因;试问,在共产党的天下,除了党,有谁敢把教会的财产充公、没收或霸占呢?

[5]照这么说,揭露党的黑暗邪恶就是恨大陆,就是不“纯洁”。这其实是党的洗脑宣传的果效。他们成功地把党和国家混淆在一起,把党和中国人民混为一谈。党一贯巧妙地把海外反对党的邪恶腐败的有良知行公义的称为“反华势力”。我们不过是在不计后果地当面揭露红龙的代表、魔鬼的作为,曝光强大的黑暗势力;希望虔敬爱主的弟兄姊妹能在强大的趋势下警醒!不在那些迷惑人的恶行上有份,(约翰二书:7-11)能及时的从大淫妇巴比伦的城中出来,免得与她一同有罪,受她所受的灾殃。(启示录184)这灾殃就是 神的大怒的酒,斟在上帝忿怒的杯中纯一不杂。(启示录148-10)这是“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启示录229) 大多数的人,有耳如同没有,圣灵的话一句也听不进,邪灵的话却句句都听得仔细明白,记得清楚。(以弗所书22612)所以那个一贯说谎的一到,他们的耳朵马上就恢复了听力。“这不法的人来,是照撒但的运动,行各样的异能、神迹,和一切虚假的奇事,并且在那沉沦的人身上行各样出于不义的诡诈;因他们不领受爱真理的心,使他们得救。故此,上帝就给他们一个生发错误的心,叫他们信从虚谎,使一切不信真理、倒喜爱不义的人都被定罪。”(帖撒罗尼迦后书2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