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醒后人民警察继续在她身上用刑

 

“都不许动,我们是公安局的”随着话音,三名警察闯进新宾满族自治县下夹河乡的梁中兰家,其中一警察一把抓起信神书籍朝三名基督徒大声说:“你们犯法了,带走!”随即三名基督徒被戴上手铐拽上警车,直奔该县下夹河乡派出所。

三人中一个叫陈淑莲,女,家住辽宁省抚顺市新抚区;另外二人一个叫陶利勇,男,家住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梅里斯区哈里乡;另一个叫于文江,男,家住丹东市宽甸满族自治县古楼子乡。

2003115日上午,三人在梁家正准备聚会时,不料被接到报警的下夹河乡派出所警察包围,堵在现场抓捕,并带到派出所。到该所后,三人均被搜身,陈带的435元钱及其他物品全被没收,后遭审讯,因没审出什么,就在当晚5时许,将三人送到新宾满族自治县看守所。

119日下午,陈姊妹被带到看守所附近的一家宾馆里提审。进屋后,的鸭绒服及鞋袜立即被警察扒掉,令她光脚站在地上,两手分别被铐在沙发的扶手上,四个警察轮番审讯,逼她交代与另两人是怎么认识的?是不是头儿等。她没回答,一警察过来就打她一个大嘴巴,一边问与姓梁的什么关系,一边狠狠地踢她带着铐子的手,警察踢一脚铐子就紧一扣,致使陈姊妹的手脖子被勒肿起,接着警察又用电棍在她的身上各处乱捅……在高压电棍的折磨下,陈姊妹昏死过去, 警察用凉水泼在姊妹的头上和脸上,苏醒后人民警察继续在她身上用刑,并且四人轮番不住手地煽她的耳光,还用拳头往她头顶上砸,边砸边说:“打死你算是自杀。”(拿人命当儿戏)

陈姊妹在来月经的非常情况下,被人民警察连续折磨了24小时之后,口角流血,又一次昏死过去。(姊妹啊) 这样,警察才不得不将她拖回看守所。陈姊妹一病不起,精神恍惚、呕吐不止直到24日下午,仍口吐绿水,然而警察还是不放过她,还是把她架上车拉到抚顺市公安局,令她在照片上认证信神的人,陈矢口否认,就在这一天的半夜,恶狼般的警察又一次将她带到那个宾馆用刑、审讯……之后的几天里,她连续又被提审,在“背扣”等各种刑罚残忍的折磨中痛苦的又渡过了72小时之久。

后来陈姊妹的家人出面担保,向公安局又交了6500元钱现金,加上没收的435元共6935元,陈才于320日下午被家人领回。陈姊妹至今耳鸣、头晕。回想在看守所渡过的65天,至今仍心惊肉跳。(别怕,神与你同在!)

而陶利勇和于文江均被警方以“信邪教”为由判处劳动教养三年,现正在抚顺市劳动教养院服刑。(有谁愿去监里看顾这弟兄中最小的一个呢?- 信实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