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磨到第四天,侯弟兄已遍体鳞伤全然不能行走

 

200312日下午,家住辽宁省丹东市振安区汤山城镇的侯俊峰(男)因信神被抓捕,遭受四天的毒打折磨后被警察以“信邪教”为由拘留30天。

事发当日,候俊峰去该市元宝区蛤蟆塘镇炮守营村王青英家传道,不料被该镇警方得知,派出所指导员王宏伟等人驾车赶到现场,将其抓捕并带至该所关在铁笼子里。他的两手被铐在笼顶的铁筋上达10个小时之久。3日上午所长牟连义,警察由军等人对其审讯。由军手里拿着搜出的一本信神的书,大声说:“告诉你,你传的这个就是反对江泽民,就是反政府,快说,这东西哪来的?哪有神?”侯不回答。警察们恼羞成怒,冲过一人撩起侯的上衣将其头和脸包住,之后几人将其围住一阵乱打,后又扒掉其裤子(只剩裤头)抽出裤子上的皮带,狠抽其背部、臀部,还嫌不够,又换带卡子的一头儿抽其全身,头和脸也没有放过,直到皮带打断成两截,(厉害) 又操起电棍,反复在其脖子、后背、腋窝和大腿内侧等处触击。但警察仍不罢休,继续折磨他。已被打得站都站不住的侯弟兄还要在警察的口令下蹲马步、蹲八字,蹲不稳、蹲不住便一脚踹倒。警察踩弟兄戴着铐子的手,由军狠踩其小腿,所长牟连义又狠狠地踹其大腿,扬言干脆废掉他。警察们以折磨百姓为乐。一顿顿的毒打、一次次的电刑、一天接一天的折磨,直到第四天,侯弟兄已全然不能行走,遍体鳞伤,耳朵直流血,还要被警察吊铐在铁笼子里。因没有裤带,裤子掉到小腿处,还要忍受寒冷之苦,但他始终没按警察说的交待。警方无奈,15日下午将他押往丹东市看守所,以“传邪教”为由拘留30天。于131日被释放。

被放回的侯俊峰,曾被用刑吊铐的胳膊和手一直麻木,腿不敢下蹲,胸部常有一阵一阵的隐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