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姊妹的身子被捅成了蜂窝,惨叫不止……,

张弟兄扎得如同筛子,又像缝衣服一样将肉串起来扎

 

20021220日,大连市金州区德胜镇警方将“灵恩派”五名传道人全部抓捕,三人下落不明,二人均遭到警察闻所未闻的酷刑折磨后,又判处劳教。

20021220日早7时许,福音执事吕士华与张坤等4名传道人在大连市金州区德胜镇江家村下江屯自己的租房处聚会,研究传福音事宜,突然,该市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长许斌(男)以及该镇派出所警察等56人闯了进来,不由分说将正在聚会的五人全部抓捕押至派出所,随即返回抄家,将搜出的信神书籍、随身听及几个人的包等全部没收。

公安分局及该镇派出所警察硬逼他们承认是信邪教的,教会的头儿是谁,内部怎么称呼,每个人都担任什么角色,书等物品是哪来的,总共传进多少人等问题,施以毒刑逼供。

吕士华一到派出所,一警察不顾其头脸,上来就是几拳,另一警察也扑上来不但拳脚相加,还拽着她的头发使劲往墙上撞击十多下,又掐住脖子使她喘不过气来,薅着她的头发从这个屋拽到另一个屋,然后又拽回去。警察从她身上搜出10500元现金,硬是逼她承认是信教的经费;吕不从,警察气急败坏,抓起钱就往她头上、脸上乱打,并说:“你拿这么多经费一定是头儿,你交待出一个人就给你一千元钱,然后把你们都放了。”见她仍不说话,这一名警察呲牙咧嘴的用铁锥子(木头把,约一尺多长,粗细如自行车的钢丝)先后两次在她只穿衬衣的身上扎了上百针,吕姊妹的身子被警察捅成了蜂窝,惨叫不止……

张坤到了德胜镇派出所后,警察逼他交待上述问题,张不语,一警察将其皮带抽出来,对张弟兄劈头盖脸一顿暴打,弟兄眼冒金星,脸火辣辣的。紧接着副所长许景发又对他施展拳术,只几下就将张弟兄打昏过去什么也不知道了。从20日早上7时被抓进派出所受审直到下午5时许,张弟兄被警察足足打了一整天,三次昏死过去不省人事,打得他死去活来。

此案还惊动了大连市公安局,傍晚市局派来一个40多岁的大个子(约有1.85米高)警察指导审讯,大个子命人给伤痕累累的张弟兄带上手铐和脚镣,见张仍然不语,大个子拿起铁锥子将张弟兄的两腿、两腋下处及胸部扎得如同筛子,又像缝衣服一样将肉串起来扎,这还不算,又将张弟兄的鞋子、袜子都扒掉,用铁锥子又扎又撬脚趾甲、扎脚趾关节,警察针针见血凶相毕露,张弟兄实在难忍发出凄惨的叫声。尽管如此警察并不放过他,大个子又用没有开封的矿泉水瓶带盖的那头猛打他后背脊椎骨处和膀缝的部位,打了多长时间不知道,只知道瓶子打坏了好几个。此时张弟兄已被折磨得不成人样了。直审到当晚5时许,才将血肉模糊的二个传道人架上警车押到金州区看守所刑事拘留。

最后,该分局以“信邪教”为由判处吕士华劳动教养二年,张坤三年,于2003222日押至辽宁省马三家劳动教养院服刑。

吕士华,女,39岁,家住黑龙江省巴彦县山后乡(因全家都来大连,一直租房住,事发点正是她租房处,是房东的妻子告发的);张坤,男,35岁,家住吉林省永吉县金家满族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