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这警察拿着针在她的人中穴横穿过去

 

2003223日,黑龙江省勃利县警方先后抓捕4名基督徒。当日上午8时许,以县城西派出所警察孙伟东为首的4名警察,开着两辆警车直闯陈秀英家,将租住在此的传道人郑丹抓到该所。接着警察‘蹲坑’,守候在这里,将陆续来找郑丹的齐庆山、满胜彬、程积艳抓捕

一到派出所,警察孙伟东、沈鑫和一个胖子三警察围着齐弟兄转了一圈,孙二话没说,一把抓住齐的头发将其脑袋按在孙的胯下,沈和胖子便一起上来用皮鞋的后跟在齐的浑身上下一顿猛踹,然后孙警察松开手抡起巴掌“啪!啪!”煸齐的耳光,又抬脚踹齐的后腰,将他踹趴在地。三警察轮番打了半个多小时,接着在齐身上搜出400元钱、两个传呼机、两张IC卡、一张传福音资料(全部没收),便逼问东西哪来的,在哪儿聚会,都跟谁联系等,因齐不说话,孙、沈二警察便逼他“骑摩托车”(身子向前倾斜、两腿叉开下蹲、双臂向前平伸),沈和胖子警察在齐弟兄后背上又踹五、六十脚。一个小时后,孙警察拽过一把椅子坐在齐的面前,说:“我看你能坚持多久,我非把你信神的事整出来不可!”于是他一只手把住齐弟兄平伸的右臂,另一只手打着火机烤齐的手心,……就这样连续毒打了齐弟兄三个多小时,且后面还有多次。

下午4时许,程积艳被两人架着胳膊拖到一屋里,坐在“老虎凳”上,两只脚被锁住,左手被锁在后背下面一横牚上,右臂拽向椅背最上面的铁,然后用力向下压,程姊妹疼得大叫。胖子警察见程不说话,照她脸上就是几个大耳光。这时过来一警察掀起程姊妹的衣服把手伸进去从心口窝开始一直往下抠她的肋骨,程姊妹疼得心要蹦出来。又一警察拿来一根缝衣服针猛地刺进她的膝盖骨缝里,连刺七、八下,最后一下还在里面使劲一剜;接着又扎她的胳膊肘,最后这警察拿着针在她的人中穴横穿过去。她的两条腿也被踢得青一块紫一块。

满胜彬也被胖子警察打得鼻子流血,又薅着头发往墙上猛撞,孙警察揪着他衣服将其往铁柜角上撞,接着让他“开飞机”,沈警察在其后背上踹了有三、四十脚……这样的逼供近一个小时。身上两个传呼、两张IC卡、140元钱被没收。满弟兄被押到看守所后又遭到两次这样的毒打。

郑丹24日早上7点多被提审,一直到下午3点才回来,脸上被打得变了形。

24日晚6时左右,警察孙伟东等人将这4人押送到勃利县北监狱,310日又转押到勃县看守所。

齐庆山的家人花4000元将齐取保候审,310日半夜释放;程积艳因被警察折磨得已生命危险, 310日半夜警察不得不将她释放;满胜彬,被关押48天,412日,家里托人花800元,将其保释出来;郑丹被转押到看守所后,给犯人做饭,不知哪天趁机逃了出来,现不知在哪儿。

后经查,齐庆山,男,29岁,住勃利县青山乡;满胜彬,男,23岁,住巴彦县红光乡;程积艳,女,49岁,住勃利县吉兴乡;郑丹,女,38岁,住吉林省伊通县营城子镇。4人均为“生命道”信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