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又用透明胶布粘住她的眼睛,致使眼睛只能睁,不能闭……

往她脸上吐痰、倒啤酒、冰水,又多次用小木棍朝她鼻吼里、耳朵里捅

 

王凤菊,40岁,家住沈阳市于洪区造化镇;姜艳访,40岁,家住沈阳市于洪区金山路金山小区。她俩均是传道人。

20021224日下午4时许,王、姜二人正在该市皇姑区太平庄市场给一卖枣的业主传道,不料,被淮河派出所的几名警察围捕,被押至派出所,警察张俊刚(男,30多岁)、张宏宇等人逼她们交待信神书籍的来源及带领是谁,实施了毫无人性的流氓逼供。

警察张宏宇将王姊妹仰面按在桌上,劈头盖脸扇耳光。之后三名警察一起动手拳打脚踢。打后,又用一根布带子系住她的两只手腕,一人扯着带子的一头向两边拽(“五马分尸”),直到被力气大的那个警察拽倒在地;紧接着,警察又将她拽起来,按住她的头做大弯腰动作,一直弯到前胸贴在大腿上。然后,一警察从冰箱里拿出三大瓶冰水,从她的头上往下浇,水顺着脖子灌进内衣里,顿时王姊妹被冰得小便失禁,这时警察便扒掉她的外衣,将电风扇开到最高档对着她吹,边吹边朝她身上倒冰水,直至王姊妹昏死过去……

另一次审讯,警察张宏宇用玻璃杯将王姊妹的嘴砸出鲜血,一警察又将两个电棍(5万伏、8万伏)放到她的乳房及背后,逼她交待带领是谁。王姊妹不说,警察就将两个电棍同时通电反复触击她,致使王姊妹的乳房及背部多处灼伤。禽兽不如的人民警察仍不罢休,又将纸卷成桶状往她鼻孔里捅,直至鼻孔被捅出血。白天遭毒打,夜里警察又用透明胶布粘住她的眼睛,致使眼睛只能睁,不能闭,真是痛苦不堪(但比起作恶的魔鬼之子在地狱里要受的永苦,乃是短痛。李弟兄注)。王姊妹就是这样被警察折磨了两天两夜,

同时,另一传道人姜艳访也被警察拳打脚踢,使她抽疯不止。但警察并不管她的死活,仍朝她身上又踢又跺,往她脸上吐痰、倒啤酒、冰水,又多次用小木棍朝她鼻吼里、耳朵里捅,用烟头烫手指……,警察还用两个拖把插进其脖子里进行戏弄,并同样用胶布粘住眼睛。

姜姊妹惨遭一天两夜的残酷折磨后,警察见她一直抽疯不止,不得不以“妨碍社会管理秩序”为由,办理了取保候审。而王凤菊则于26日晚,被押至沈阳市看守所,2003123日得释放。其间,她的家人共花去5000多元钱托人说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