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宗教迫害谈国家流氓恐怖主义

 

问,主持人:周百川

答,李世雄

问题摘要:

1,宗教信仰为什么对人类的生活至关重要?如何影响道德和价值观?

2,中共对占人类15人口的中国人民进行的系统性的精神和信仰的残酷迫害的根源是什么?过去中共的五十几年中、乃至从共产主义出现以来对人类宗教信仰迫害的表现和残酷程度如何?这种迫害是否是在一直升级还是如中共所言所谓“处于中国人权的黄金时代”?

3,种种迹象表明中共把其对中国人民的宗教信仰的迫害延伸到海外,如何解读这种迫害?

4,这是否同中共的本质有关?其对宗教迫害的本质是什么?中国人和自由世界的人应当如何来制止这种迫害?

问:李先生您好,记得不久前的2004美国总统大选结果揭晓时出乎很多看好凯瑞的美国选民和世界各地的观众的意料。很多人认为从经济、社会保险等关乎民生的问题看,布什方面都不可能再次胜选,然而我们看到在选举揭晓次日CNN对本次大选最为关键的俄亥俄州进行了一个民意调查,结果表明选民们最关注的问题不是经济方面,而是宗教信仰和道德价值观的取向。根据CNN评论显示,对信仰和道德问题的取向在今天的美国占有超乎寻常的重要性。由此我想请您简要阐述一下宗教信仰为什么对人们生活如此重要?他是如何决定了人们生活中的道德取向和价值观?

 

答:这说明多数美国人确实是有智慧,有远见的,因为他们没有被利益弄昏了头,晓得敬畏上帝,知道宗教信仰不单是道德的根基,也决定了一个人价值观的取向,而这价值观则左右着每一个人的心思意念与行为。看来美国人民还不想让“经济”来削弱和埋葬他们的宗教信仰与传统的价值观,所以选择了直来直去的布什,而不是变来变去的凯瑞。尽管布什贵为世界最强国家的一国之君,但头上还有个上帝管着他,因此,他的意志既不可违背受权予他的美国人民,更不能违背上帝公义的法则,这就是美国人民的远见。您想,来自上帝的保佑不是比多几块美金、比任何的社会保险都更保险么?

中国人民就没有选择的权利了。那里的游戏规则完全不同,历来是成者为王、败者为寇。不管这个王的来历如何,继位也罢,谋反的奸臣指鹿为马也罢,农民起义也罢,满人入侵也罢,阴谋恐怖分子也罢,只要有本事搞成,你就是个王了。王根本不存在“信仰和道德问题”,反而要颁布“王法”(现在叫宪法和法律)来管制人民,等于一国人民的性命系于一个人的喜怒哀乐之下,从毛泽东到江泽民、胡锦涛无不如此,人民是福是祸完全取决于这些人的情绪变化,即个人的一念之差。尽管如今有法律,那不过是以法律的名义和手段来实现他们个人的意志而已。因为王的江山是杀出来的,不是人民选出来的;加上王又不信上帝,忘乎所以,以为老子天下第一,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结果是导致整个统治阶级的道德崩溃,遭殃的是老百姓。况且,这些成功的恐怖分子岂只满足于古人那种指鹿为马的游戏,他们要的是打断中国人的脊梁骨,彻底地摧毁中国人的人格尊严!

 

问:在中国数千年文明史过程中,中国人一直有对天地自然的敬畏的传统,也在很早以前就有了对具体的佛道的信仰体系,后来对于传入的基督教等主要宗教也曾有范围广泛的信仰人群。甚至到了中共进行极端无神论统治的近代五十多年以来,这些信仰也仍然在民间牢固存在着,包括最近十几年出现的像法轮功这样的精神运动。然而,不少有识之士面对无神论对于宗教信仰加剧迫害的现实以及今天社会道德水平下滑发出了“中国最大的问题就是信仰危机”的见识,您如何看这个提法?

中共的极端无神论的危害是什么?

 

答:信仰之所以能产生“危机”,变成中国最大的一个问题,是由于信仰危机就是人格危机。因为人们失去了道德的根基,心思意念完全由各人的需要牵引和挟制,而人并没有高尚的需要。人们的行事为人也没有一定的标准,完全靠模仿那些他们忌妒、佩服和“成功的人,其结果是可想而知的。

一般人的无神论只是还没有认识 神。“极端”的就完全不同了,那是仇视、诋毁、亵渎神,是刻意要与 神为敌。其最大的危害是毒化了中国人的心灵,使人们的心处在与 神完全隔绝的状态,以便其煽动阶级斗争,制造社会矛盾;把仇恨、恶毒和阴谋种在人们心里,搞得人人自危,个个六亲不认,丧失了起码的人性。他们开动国家机器故意摧残中国人的精神健康,击碎了虽然聪明、然而怕事(这是中国人的致命伤,因为越是怕事,事就越是来找你)的中国人对美好生活的憧憬,目的是要彻底消灭中国人的良心和意志,迫使人民放弃对生命真正意义的思考,导致无数的中国人怀疑一切,怎么也不肯相信神,白白的失去了 神的救恩。悲哀的是,人们活着的时候是党的奴隶,死了还得捆在一起去见马克思。而马克思会在哪里呢?

 

问:中共是如何系统性地摧毁信仰体系的?具体表现如何?

 

答:中共行事的特点是目的性极强,他们从来就不存在什么道德限制,只要能达到目的,绝对不择手段。他们有两套系统,一个是秘密的间谍特务系统,一个是公开的、以军队和警察为主的“国家机器”镇压系统。据中共上海市委组织部的史料记载,为了加强党在教会学校的工作,早在1938年中共江苏省委就正是成立了“基督教学生运动委员会”,就是派党员和发展党员向学校和教会渗透,其实就是搞特务间谍活动(那时候他们怎么知道会成气候呢?这就是邪灵的能力所在)。这些人表面总是很诚实,通常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很会处理人际关系,容易获得人们的信赖,加上很热心,办事能力又强,因此容易攫取宗教团体的领导地位,目的是要以令人莫测的手段(注意,恐怖主义的特征是令人莫测,不一定都是暴力;真正的恐怖不是谁突然摸出了一颗炸弹,乃是羊忽然间露出了狼牙),从体系的内部分化瓦解,以达到摧毁之目的。蒋介石的几百万军队并不是靠什么小米加步枪,乃是靠大量的特务从内部策反破坏搞垮的。

目前渗透到海外,不,是领导或控制某些海外宗教团体的间谍特务比他们的前辈更能干,更善于隐藏他们的真面目。不过,宗教信仰的力量比任何的军队都更强大,因为这是来源于神的力量。我说的不是什么神话,你们将会看到,中国人的宗教信仰还没被摧毁,邪恶的政权反倒被摧毁了。

 

问:过去中共的五十几年中、乃至从共产主义出现以来对人类宗教信仰迫害的表现和残酷程度如何?

 

答:半个多世纪以来,中共针对有宗教信仰的中国人的迫害是精心策划的,表现在其标准只有一个,就是无论什么宗教,必须绝对服从党的领导,骨子里(表面上允许否认)承认党是基督教上帝的上帝、是佛教佛祖的佛祖、是道教老子的老子、是回教真主的真主。党需要他们说什么,他们就怎么说;要他们做什么,他们就高举着各自的宗教信仰去做。否则,立刻沦为“邪教”与“不法之徒”,成了打击的对象。轻,则成为阶下囚;重,则上升为国家的敌人!你想,镇压国家的敌人还讲什么残酷的程度?自然是越凶残越是党的好儿女了。

十指连心是吗?头顶国徽的人民警察就嬉笑着用针扎、用锤打、用穿皮鞋的脚碾、用桌子挤压……“执法如山”嘛。

舌头不会认罪是吗?警察就把舌头拉出来用针扎,用高压电警棍击,直到受刑人签字画押,认罪为止。

妻子拿不出钱来赎丈夫是吗?人民警察就开肠破肚,活活的把她丈夫的内脏拿出来卖掉抵赎金。

女人害羞是吗?他们有的是办法,我无法复述这些畜生的邪恶,总之一些年轻的妇女情愿去死也不愿意落在人民警察的手上。我几乎天天要接触大陆基督徒冒着生命危险从全国各地搜集到的见证,这个话题使我感到很沉重,说不下去,请原谅。

几年来,我们每天都会在网站www.china21.org上公布一个见证。事实证明这个党的双手早已沾满了中国人民的鲜血,真是血债累累,恶贯满盈了! 神的震怒必临到这些无恶不作的人,必清算他们的一切罪行,追讨每一笔血债。

至于共产主义出现以来对人类宗教信仰的迫害,这个话题太长,一时说不清楚。去年106我们在网站上转载了一篇名为“第三帝国与教会”的文章,想不到那个杀人不眨眼的希特勒迫害宗教信徒的残酷程度远不如共产主义的战士们。1217日又公布了“克格勃秘密档案里的宗教迫害”,你会相信,地位相当于罗马教皇的东正教牧首,居然是克格勃打入教会里的间谍吗?04年的824日我们又公布了一个真正地的基督徒揭露罗马尼亚共产党是如何迫害宗教信徒的书,书名是女传道人的名字,叫《萨碧楠-魏恩波》。

我相信您读了这些历史的见证就会发觉,原来魔鬼的化身还不轮不上希特勒。无论是对宗教信徒的仇恨,还是从残酷的程度上比较,希特勒元首的“水平”,实在不如共产党的领袖们。哪一个他都比不上,无论是苏联的斯大林元帅,还是中国的主席毛泽东、江泽民以至胡锦涛总书记。就拿弹吉它、唱《我的太阳》,用英语背林肯解放黑奴的演说,他希特勒会吗?不动声色,笑里藏刀的功夫他有吗?希特勒只残暴不“和善”,如果他懂得包装自己,善于阴谋诡计,他就不会是残害人类的法西斯头子希特勒,乃是永垂不朽的共产主义战士希特勒了;而且名字会排在斯大林、毛泽东、江泽民的前面,像毛泽东那样躺在水晶棺里供幸存者们流泪瞻仰了。

 

问:从你编辑的《中国宗教信仰自由与家庭教会的现状》到关注西藏人权状况的系列报告以及法轮功的《法轮功人权联合国报告》等很多资料表明这种迫害呈现日益升级的趋势,然而被迫害的有信仰的民众出于其信仰的原因却没以暴力抗争的方式来维护自己的权利,有不少人对于不还手的民众、以及中共为何对于这些社会基层的善良民众施行最血腥的镇压不能理解,请您来解读这种现象。

 

答:值得注意的是,海外媒体的报道是中国人权在日益改善,也就是天天在进步,与《人民日报》的腔调完全一致。这说明,中共在国内的迫害日益升级之时,在海外被收买渗透的媒体的谎言宣传更是大大的升级了。特别是西方主流媒体貌似公正的所谓“独立调查,平衡”报道,其欺骗性比那些已经有中共印记的媒体更大!如感恩节那天纽约时报以“暴力败坏了宗教对中国穷人的慰藉”的头版报道,就完全歪曲了中国家庭教会的宗教信仰,掩盖了中共迫害的本质,给人们的印象是警察的酷刑是被邪教逼出来的。如此的反向报道已经是第二次了。本来我是请该文作者(纽约时报驻北京站站长)帮助那些根本没有地方说话、且正在遭到追捕的基督徒;不想这个美国记者竟写出一个耸人听闻的杀人案(还不知是不是栽赃),来向西方读者描述亿万中国基督徒的“邪教”形象,连党的御用文人也没能想出如此恶毒的伎俩,为共产党依法镇压基督徒制造了一个国际舆论环境,真是黑了良心。为什么呢?无非是利益二字。谈到利益,党就是给他一千万也不多,因为党即使花上几个亿也不可能达到如此的宣传效果,原因是美国名人的话更能迷惑那些崇拜主流的世人,这个幽暗的世界已经没有道德可言了。你们看对法轮功的迫害,如果他们自己不讲,媒体上根本就没这回事,等于完全不存在了。这就是更加文明的二十一世纪的社会现实。

至于中共对善良百姓的血腥镇压由来已久,只是从来没有人起来大规模的揭露报道而已,更谈不上“以暴力抗争的方式来维护自己的权利了”,尽管事实证明非暴力是导致更大暴力的原因,因为只有战争才能制止战争。这个世俗的道理在日常生活中也一样,比如一个地痞流氓老是打你,你每次挨打时都说君子动口不动手嘛,我是主张非暴力的;结果那流氓一定是见你就打,要骑在你头上拉屎拉尿,因为你是可欺的。如果那流氓打你,你反手就是一下,他碰了钉子,暴力就被制止了。

问题是,从现象上看针对你的暴力是被制止了,而流氓的本质并没有变,他又去向别的弱者施暴了。很清楚,欺软怕硬是地痞流氓的本质,而恐怖主义是敢碰硬的。如此看来,我过去说中共是国家恐怖主义还不够准确,因为他们从来都不敢碰日本这个硬的。我们看到强大的野战军及其坦克部队只敢在天安门屠杀手无寸铁的爱国青年,在捍卫领土上毫无建树;祖国的大片领土在“钢铁长城”的保卫下拱手让给了俄罗斯,捍卫钓鱼岛主权更见不到一个解放军的影子;只因那里有日本人,实在看不出中共敢碰硬。如此欺软怕硬叫恐怖主义名不副实,应当定性为“国家流氓恐怖主义”,其来源是邪灵。

那么,面对这个强大的邪恶势力,从不还手的民众靠什么来维护自己的权利呢?既不靠暴力,也不是靠非暴力。因为这都是手段,解决不了本质的问题,也就是暴力的来源——邪灵的问题。神必然会将人间一切的不平,通过最后的审判来摆平。就是常言说的,“种瓜的得瓜,种豆的得豆”。我们惟有靠对 神的坚定信仰,靠 神的圣灵来胜过一切的邪恶势力。就是靠从神而来的良心与怜悯,以正压邪,以正气对抗邪气,勇敢的站起来揭露恶者的真面目,这样必能出死入生。因为 神喜悦行公义好怜悯的人。神是信实的,必记念一切美好的见证,免他们的债,赐他们走出死亡,进入永生。而那些因利益所在,不肯悔改,继续行恶的人;神必使他们的算盘落空,自食其果,归入地狱。

 

问:何为成功的恐怖主义?

 

答:恐怖主义不是本质,是工具,谁都可以用。一个成熟,简直就是完美的恐怖主义是毫无恐怖之感的。历史早已证明,一个已经成功的恐怖主义非但没有人去谴责、反而会受到幸存者的喝彩与讴歌。开始的喝彩自然是由于恐惧,可渐渐的人类求生的本能便占了上风,于是屈服了。一些识时务者,就是中国文化中所推崇的俊杰,为了逃避对自己的恐怖,就主动地参入了对别人的恐怖,“俊杰”一多,恐怖主义就成了“气候”,壮大起来了,继而产生了恐怖的理论依据、恐怖的国家及其法律制度,以至恐怖的文化。正如《不列颠百科全书》在“恐怖主义”一栏里所阐释的:“恐怖主义是对各国政府、公众或个人使用令人莫测的暴力、讹诈或威胁,以达到某种特定目的的政治手段。……恐怖主义在世界各地历来都有人搞……古往今来,不少国家首脑利用恐怖来维持自己的权力……斯大林的克格勃、希特勒的盖世太保都以惨无人道、目无法律和人权而令人惧怕。偶然,个别恐怖主义者也获得了事业的成功……由于铁托元帅及其游击部队的努力,南斯拉夫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建立为一个国家。所有这些人都证实了他们年青时的恐怖主义是达到合法的民族主义的唯一途径。”

值得注意的是:“所有这些人‘都证实了’他们年青时的恐怖主义是达到‘合法的’民族主义的‘唯一途径’。恐怖主义岂止是达到合法的“民族主义的唯一途径”,也是那些内心邪恶的野心家、阴谋家们借题发挥、祸国殃民的“合法途径”

 

问:中共自己标榜是处于“中国人权的黄金时代”,而且其体系内纳入了庞大的一个披着中共官方旗号的宗教委员会(“三自”等等),这种现象的本质是什么?

 

答:此种现象的目的,是中共想从根本上改变中国境内一切宗教信仰固有的本质,统统变成党制造假相,进行欺骗宣传的工具。也就是说,凡是中共认可的宗教团体,从本质上已经是离开了其固有的宗教信仰,已经变成披着宗教外衣的政治实体了。无论他们将各种各样的宗教仪式搞得多么像真的,其背后的势力,里面的灵是共产党。当然,在各种宗教中,有不少是真正的信徒,他们可能是受了蒙蔽。

问题是,拿基督徒来说,你信 神,相信 神在保护着你,那么,你为神作了哪些见证呢?不敢为基督作见证,就作了魔鬼的见证;既是 神的儿女,就当为真理作见证。因为,“我们若说是 神相交,却仍在黑暗里行,就是说谎话,不行真理了。”(约翰一书16 节)“我们四面受敌,却不被困住;心里作难,却不至失望;遭逼迫,却不被丢弃;打倒了,却不至死亡。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使耶稣的生也显明在我们身上。因为我们这活着的人,是常为耶稣被交于死地,使耶稣的生在我们这必死的身上显明出来。”(哥林多后书48-11节)如今,你被统战了,化敌为友,那成了什么信仰?不是卖主、把基督重钉十字架吗?基督信仰就是背起十字架为主而活,与邪恶势力争战的,实践的信仰,是要有见证的,而不是狡辩的信仰。因信称义,是神称信的人为义,人却不可因此而大行不义。

 

问:2001年4 16日的《澳洲日报》第3版有一篇文章《上帝您好!》更是把这种宗教迫害文化侵略赤裸裸地延伸到海外,文章写到:愚见以为,自有人类以来今天地球上所有宗教基本上是邪教,所有神职人员基本上都是神棍,我这里所谓所有宗教当然包括天主教,基督教,伊斯兰教,喇嘛教,以至所谓的法轮功等等……

 

答:说这话的太邪恶,不知有无真实姓名,如果有,可予一驳;若其不敢署名,便不值一提。

 

问:中共是怎样将黑手伸到海外来迫害中国人的?到底有那些手段?

 

答:在海外不是迫害,是暗害。因为中共要对避居海外的中国人搞公然的暴力迫害是很困难的,只能用那些比较隐蔽的手段。如利用政治商业和文化活动,派遣特务,雇用中国和外国代理人等等。但不要怕它,因为谁怕,恐惧就会找到谁,这就是邪恶势力的灵。中共把邪恶延伸到美国,以致全球各地,是对其势力在境外运作的一种探险,一种尝试。大概可分为上、中、下策,上策是在不暴露秘密力量(即特务)的前提下,利用政治贸易等一切可能的手段来影响控制舆论、封锁新闻一手遮天;中策是起用外围人员和特务上阵,让他们公开出来充当控告中共迫害老百姓的原告(即原告被告是一家),成立一些名目好听的组织,以便利用海外的舆论工具来制造一种另类的“不同声音”,鱼目混珠,以掩盖事实真相,达到在全球范围内消灭一切不同声音的目的;下策是使用五花八门的恐怖手段,主要靠造成海外华人的心理恐惧来达到目的,如恐吓电话、窃听跟踪、半路惊吓、布设陷阱、栽赃陷害、借刀杀人、搞臭名誉、搞垮经济、制造偶然和意外、投毒下药、杀人灭口等等。当然,这些手段也可能被其交替使用。如果它成功了,标志着国家流氓恐怖主义获得了全球性的成功。其结果是导致二十一世纪恐怖主义的蔓延,因为全球所有和平,公义的管道全部被堵死,只有恐怖主义加流氓才行得通;中共的榜样使各国受欺压的人民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并效法这些成功。如果失败了,他们会反思,想不到有些事硬是不能如愿,于是便有所收敛,但不会罢休,乃是改变战术。

 

问:海内外人士和各国政府(特别是西方社会)应当采取何种应对措施?

 

答:海内外人士也许当回顾自己为何要离乡背井的流落到海外。至于各国政府和西方社会当采取何种应对措施,最好的办法是想清楚自己的利益所在。利益再大,却失去了安全,利益又何在呢?因此既不要引狼入室,也不要纵虎归山。应当让作恶者受到双重的惩罚,就是在上帝最后的审判临到之前,其肉体还活着的时候就受到法律的审判。

 

问:如何帮助人们从中共暴政的恐怖阴影下走出来?

 

答:如果我们感到自由,感到上帝特别的恩待我们!不仅使我们脱离了暴政,又使我们能凭良心为那些仍处在暴政之下的同胞说几句话,为他们奔走呼号,这便是已经脱离了暴政的阴影,根本不把它当回事了。不过,这也是个满有趣的问题,恕我直言,因为多数人的情况恰好相反,人们似乎并不需要谁来帮助他们从“暴政的恐怖阴影下走出来”,而是在拿到绿卡,特别是公民身分到手,进了美国这个巨大的保险箱之后,是如何的能走进中共暴政的恐怖阴影之下,以便在美国的保护下与暴政作几笔赚钱的生意再说。这些人正是中共的特务间谍网欲收买利用的对象,何况他们正盼着这种机会,因为他们的脊梁骨早就被打断了。

                      200412月于 纽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