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于政府迫害宗教信徒的手段越来越恐怖

昨日中国宗教迫害调查委员会向美国会国务院提供事实真相            

(望推动中国受害者进入美国大使馆直接寻求“难民保护”法案)

 

今年4月末,我们收到有关中国著名传道人,家庭教会领袖徐双福于417日在中国哈尔滨市区突然被绑架的消息(徐曾因信仰屡次入狱,三年以上的刑期达六次之多。他带领的教会,仅全身奉献的传道就有几万人,据说信徒已达数百万),经进一步的调查,才知传道人是被几个“开着警车,带着手枪”的恐怖分子绑架的。他们开出天价:要三百万元人民币赎金。不然就“撕票!”我边哭边求警察想办法破案,解救人质!胖子警察笑着说:“你们必须快预备钱,没有钱怎能破案呢?”真没想到警察与绑匪一样要钱(我,指当时与徐一起去哈尔滨市的传道人,因安全未署名)

这位交不出钱,中国警方一直破不了案,险些被“绑匪”撕票的传道人,如今政府要以“法律”的手段撕票了。7月末(即绑架三个月后),传道人的妻子突然接到警方的被捕“通知书”,罪名居然是“杀人”!邪教杀人!实在骇人听闻(值得一提的是:凡被中共定为邪教的,特别是教派领袖被抓,急需救助之际;总会有人出来,在美国以基督徒的身分不遗余力的发消息,巧妙的配合中共。不过,只要稍加留意他们的背景就会明白过来,原来他们不是共产党就是与党有交道的人)。随着中共打击宗教信徒的决心加大,传道人的生命安全已越来越危险!特别是各教派的领袖,这些人一旦被抓,政府就会用令人不齿的罪名来抹黑他们,以便置他们于死地(吴杨明是被立王派的领袖,95年政府在“证据确凿”的说法下定了他强奸罪给枪毙了。02年,华南教会的领袖龚圣亮又被定强奸罪判死刑,也是“证据确凿”。其实外国人想看到什么证据,中国就会有什么证据,即便是传道人搞“恐怖活动”的证据也拿得出来。在国际社会的压力下,龚圣亮的死刑虽改为无期,如今还是被整得快死了),以遏制教会人数的迅速增长,瓦解,摧毁家庭教会;或迫使他们归顺到三自爱国(党)“教会”里去,成为欺哄外国基督徒良心的工具。

中国基督徒处在成功的恐怖主义之下,政府对老百姓的恐怖活动每天都在公开的继续,尽管中国签署了《联合国宪章》与《世界人权宣言》,承认“人人有思想、良心和宗教自由的权利”,并签署了许多其他的人权公约;但这一切都是为了拔高党的国际形象,根本就没打算执行;反而在国际社会赞扬中国“人权进步”的时候,使用比任何恐怖分子都要卑劣凶残的手段来对付老百姓。签署人权公约应当赞扬,而藐视,玩弄人权公约,践踏人权的卑劣行为也该受到唾弃与谴责。国际社会在全力打击恐怖主义的同时,似乎容忍针对本国公民的恐怖主义;好像国家恐怖主义已取得了国际性的胜利,可以在“法律”的幌子下实行彻头彻尾的恐怖主义了。

事实上,中国已经成为虐待基督徒的“现代埃及”,中共法老的影响力亦远远的超过了当年,应验了启示录1239节)的预言,如今“大红龙”的势力和影响确实是越来越大,迷惑了普天下。而我们要代替那些在酷刑下哀号的基督徒站出来说明真相,并请求你们的救助(特别是信仰上帝的,请使用你们手中的权柄来搭救那些弟兄姊妹)。请你们竭力推动国会通过保护中国公民免于:“被恐怖绑架、拘捕、关押、殴打、酷刑逼供、致死致残、诬陷判刑”的法案或决议案;或通过允许受害者进入美国驻中国大使及领事馆直接寻求“难民保护”的法案;求你们伸出援手来营救生命危在旦夕的老传道人徐双福,要求中国政府立即释放这位被诬陷的家庭教会的领袖。

现将徐妻的“报案经过”与绑架前后的详细情况记录如下,里面不仅记下了:“99999的吉普车牌号”,且有中国公安机关的许多报案电话号码;这些线索足以将此案的真相查个水落石出。

感谢你们对中国基督徒的同情,愿上帝纪念你们的爱心,保佑你们!

 

 

中国宗教迫害真相调查委员会 主席  李 世 雄          

             2004107日 于纽

若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络:

电话传真:718-358-5605

英文电话:6463615039

英文email: ciprc1@yahoo.com

中文email: jiayuan@usa.com

网址:www.china21.org

 

 

徐双福被恐怖绑架的经过

我是中国家庭教会的一名传道人,2004417日,我和徐双福大叔与几位同工到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看望那里弟兄姊妹。下午散会后,小三弟兄开车送我们到东海龙宫附近的一位姊妹家,计划第二天返回北京。路上,有一辆号牌是99999的吉普车多次意图拦截我们的车。我们到那位姊妹家住下后,小三弟兄就离开了,不久,接到小三弟兄来电,急促地说:“我被人卡住了。”电话就断了(直到现在,小三弟兄连人带车失踪)

在此情况下,我们决定提前离开,17日下午4点,刘姊妹送徐大叔去机场准备乘飞机回北京(徐已决定两天后,即20日就出国),让一位小弟兄开车送一下。小弟兄说他看见有人跟踪他,刘姊妹就说不用送,搭出租车去机场算了。

17日晚上,北京的朋友说没接到徐大叔,我们几个大吃一惊,马上打电话给刘姊妹,是一个男的接电话,恶声恶气地说:“预备钱吧,三天后来领人!”这时我们慌了,再打电话,想问明白是怎么回事,就怎么也没人接了。

 

被害人逃出求救竟被警察押走,下落不明

18日晚上,我们打电话给刘姊妹的姐姐,她说,18日早晨,刘姊妹打电话向她求救,说17她和徐大叔在哈尔滨市区突然被几个恐怖分子绑架了,他们开着警车,带着手枪,把人拉到车上用黑布蒙住眼睛,从哈市带到滨县,现在她逃出来了,没有衣服穿,也没有钱,快过去救她。刘姊妹的姐夫就马上给他滨县的同学打电话,上午9点左右,他同学就和滨县的一个派出所所长赶到现场,万没想到,人没救回来,省公安厅的警察却赶到滨县强行把刘姊妹押走了(直到现在下落不明,她姐姐也不敢再露面了)

绑匪开价三百万,报案人遭警察连夜审讯

有一位肢体小杨打刘姊妹的手机,但没人接,等到晚上小杨的电话响了,是一个男的声音,小杨说要找一位老人家,接着就听到徐大叔的声音说:“我在一个朋友家里,欠人三百万,你快通知家里帮凑钱,不要报案。”当晚10点多,小杨的哥哥陪她去大成派出所报案,出人意料的是派出所把小杨与她哥哥分开审问,从晚上10点多到凌晨2点多才放人。19号早晨我们再次打刘姊妹的电话,开始关机,我们便发了短信假装说:“钱预备好了,给你送到哪儿?”等了一会儿,我再打过去,是一个男的接电话,我说让老人接电话,老人接到电话就说:“我被他们绑架了,他们要三百万元人民币,你帮我找朋友借钱,他们答应凑够三百万后就把我放了……哦、哦……不要报案,凑不够不要多打这个电话。”之后便挂断了。这时快到九点了,又等了一会儿,大成派出所的人便打电话让我们去。到了派出所,我们报案的,却成了犯人,警察没完没了的审讯我们。

 

警察反问求救者:“没钱怎么能破案呢?

等了一个小时左右,恐怖分子打来电话威吓说,今晚12点以前必须把钱送到,不然马上就要撕票!并说,现在就砍他一个手指头。我们吓得边哭边求警察帮忙想办法破案,解救人质。胖子警察笑着说:“你必须快预备钱,没有钱怎能破案呢?”我们说:“哪来那么多钱啊?”胖子说:“那不行,没有钱破不了案,你赶紧去找和他联系密切的人和他的家属。”我们发现警察根本不想破案,便答应出去找信徒借钱,趁机跑了。

警方以杀人罪抓顾箱高,警察第二天就把他杀了

426日下午,哈市许多基督徒同时被警察逮捕、抄家,主要的传道人有尹传会(女)、范玉芹(女)、焦建民、廉志富等等,还有许多弟兄姊妹,由于时间仓促,形势严峻,谁打听就抓谁,所以还不太清楚具体的人数。其中一位28岁的弟兄顾箱高,是山东省莱阳市团旺镇东石格庄人,26日以“杀人罪”被抓,27日就被警察打死,为主殉道了。

以下是徐妻所陈述的报案经过

 

人命关天,求告无门

我叫王军,女,50岁,汉族,家住河南省南召县小店乡陵楼村,是传道人徐双福的妻子。2004421日下午六点左右,我接到一姊妹的电话,说我老伴被恐怖分子绑架了,要300万现金,恐怖分子电话号码是:13936170332。听到这个消息,我不知所措,后觉得应该给恐怖分子打个电话,问问究竟,但怎么打都是关机。

我很担心老伴的生命安危,但别说三百万,就是一万我也没有。只能向警察求助,当晚十点左右,我向黑龙江省公安厅报案,经114查询,我拨通了045182690110,向他们说明了情况,但对方让我到当地报案,再通过当地公安转告他们。我又通过114查到了河南省公安厅的报案电话5991155,拨通后,经过一段时间的问与答,说明了我老伴被绑架的事,对方说让我挂机等一会,在急切等待中,又拨打了5991155,对方说:“我们已经给黑龙江那边打了电话,至于他们给你们打不打电话,我们就不知道了,反正我们已经给他们打过了。”听到这话,我又心急如焚的等待着黑龙江那边的电话,但迟迟不来,我又开始拨045182690110这个号码,那时已是夜里1130左右,我问他们,“我作为家属应该怎样做?请指示,我现在就想去哈尔滨市。”对方赶紧说:“不、不、不、不要来.”我又说老伴现在有生命危险,请你们保护他的安全,救救他,对方说:“我们已经安排下去了。”

整个晚上,我真是焦急难忍,但一直没有黑龙江方面的指示。直到422日七点左右,我再次拨通了045182690110,对方态度很肯定地说:“我们已经安排下去,大家都很重视,市局局长亲自下去了。”我又问:“那要我如何配合,请告诉我,要我来哈尔滨市吗?”对方则说:“不用来。你们也不要再打电话给我们,如有什么新的线索你们可告诉当地公安机关,他们会转告我们的。”还说:“我们只是配合你们当地的。”8点多钟我又拨打了5991155,说明了以上的情况,但对方说,在河南立案是不合理的,你们应该去哈尔滨市立案。我又拨通了045182690110,但他们态度很急躁地对我说:“你不要再打电话来麻烦我们,到你们当地派出所去说吧,让派出所给我们打电话。”我满脸是泪,心里非常难过,人民警察对老百姓怎么会这样呢?不管怎样,我又打0451-82690110这个电话,但对方态度非常生硬,在电话中大声喊:“派出所!派出所!你明白吗?”我只好挂断电话。

23日早8点,我赶到了小店乡派出所。将近12点,警察接待了我,我将情况大概说了一遍,警察就立即打电话给045182690110,通报说:“我区内有一居民叫徐双富,在哈尔滨市被恐怖分子绑架,索要300万元。”但等对方明白了打电话之人的身份和要报的事情之后,就通过这位警察告诉我让打0451-84661100。等打通了84661100,在对方同样地明白了要报的事情之后,又说要打84661482,等打通了84661482,里面的人又说要打84617695,打通了84617695,又说要打0451-84610363,人命关天,如此紧急的事就这样被推来推去。警察为什么会这样,既不指示我该如何配合他们去营救我的老伴,抓住恐怖分子,也没给我这受害的老百姓一句体贴安慰的话,我实在不明白这是为什么?!特别是黑龙江警察的态度表实在可疑。直到今天,我老伴徐双福仍然没有一点消息,我拼命地拨打恐怖分子的电话(13936170332又一直关机。天哪,我到底该怎么办哪!?

愿天下基督徒为我的老伴遭绑架迫切祷告!愿 神的大能保守爱的儿女!

求天下基督徒来帮帮我,给中国警察打电话;人命关天的事他们为什么不管哪?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 王 军

2004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