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为什么让一个强盗成了新约时代进乐园的第一人

 

耶稣为何答应一个强盗,不答应祭司长老和那些常常在殿里祷告的人去乐园呢?难道这些宗教领袖与虔诚的信徒还不如一个强盗?还是里面有什么奥秘?主让事实出来说话就是要人明白,不是来猜谜的;所以奥秘是不存在的,若说有,那就是事情的经过都记在圣经里,人看也看见了,却不明白;听也听见了,却不晓得1314-1523:歌罗西书22-9有牧师说这或许是在暗示人学那强盗。写得清清楚楚的怎么是暗示,这是明示。当然不是要人去学怎样做强盗,乃是学他能胜过人的权势敬畏神,敢说人话,不说鬼话。单从表面上看,每个人的命运确实是掌握在人的手中,那个在你之上的人说有事就是有事;说没事,有事也能逢凶化吉,所以不敢得罪,其实命运的真正主宰并不是任何的人。人话,就是凭人的良心说的话;鬼话就是表里不一,模仿那些“瞎眼领路的”说的话(太2325-28)』至于暗示,那些现代的祭司长老们就是各种名目的神职人员才乐于此道,耶稣才不喜欢,倒是常常用些“聪明通达人”的头脑消化不了的事实来说话的。(太1125-30;歌林多后书103-5;约翰一书26怎么就看不到另一个强盗行为所反映出来的人类罪性?一种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共性已经死到临头了还想跟那些有前途的人在一起,还要用人生最后的一次说话机会来表达立场,讥诮一番被有权的祭司们无辜钉上了十字架竟没有一个人敢吭一声的耶稣。两个强盗虽然都受了死刑,都只说了一两句话而已;然而,正是这一两句话改变了他们的最终命运;这灵魂的归宿永生或永死关键在哪里还不清楚么?就是看他们信神还是信;是跟有权势的恶人在一起,还是为受苦的基督说句人话的行为了。而普天之下为主受苦,那些真正活在基督里的人就是耶稣视如己身的弟兄姊妹。“弟兄中一个最小的”正是指的这些不起眼的小人物(太253640出埃及记231-2)』耶稣对那些假冒为善的法利赛人说:“你们若瞎了眼,就没有罪了;但如今你们说:‘我们能看见。’所以你们的罪还在。”且“无可推诿了。”(太2323939-411522

 

当时的情况并不是耶稣不答应,是在黑暗的现实之下信与不信的人都怕了;唯独那强盗不怕犯了众怒,求这位自身难保的 神来纪念他。恐怕有些人的心里不服了,想他一个强盗有什么可纪念的!?强盗令人不齿的身份是被明明的记在圣经里的,不在乎人知道了蔑视;反而要让人看到他敢在刑场上责备人不怕 神的事实!(路2335-43而这本是那些宗教领袖们该作的事。事实呢?领袖们与众人看到耶稣大难临头时那副软弱可欺的样子,关键时刻究竟“神”在何处一点也看不出来,得不到印证;自然想到 神是无所不能的,还是随大流比较保险。大流是什么?不就是人么?这算个什么保险?岂不悲哀!既知道 神是万能的,怎么就不知道神也能以软弱事实证明是完全无助来察看人的心肠呢?(诗篇79耶利米书1710这事若发生在今天,耶稣被当今世界公认最权威的宗教领袖说成有罪,并以最民主最透明的方式当场就征求了所有神职人员的意见如何,他们异口同声的说:“是该死的。”(太2665-662720然后便示意群众起哄,去强烈要求巡抚处死耶稣;否则就说他不是个忠臣,是要自己为王,就是告他个背叛其主子的死罪。即罗马帝国的最高统治者该撒,祭司长宣告这该撒也是他们( 神的子民)唯一的王(约191215)』如此险恶的控告谁吃得消?巡抚若执意要释放耶稣就意味着大祸临头,若想平安无事便只有一个选择;就是以巡抚的名义把耶稣交耶稣本来就是被他们押到巡抚衙门里去的给他们去钉十字架,“任凭他们的意思去行。”(路2322-25这样既完成了法律程序,也达到了借刀杀人的目的。因为他们“没有杀人的权柄。”(约1831)』问题是这时候,那些常常在教会里祷告作见证;开福音布道大会、特会、灵命晋升会、写书、写文章、办福音杂志等等等等的时候喊着要“为主而活”的人们就在现场;冷眼看着他们的主在受执法人员的毒打折磨,又被血淋淋的钉上了十字架……;那么,这些口口声声赞美主,常常跪地祷告,当众痛哭流涕,虔诚得出名的基督徒们会干什么呢?究竟会站在哪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