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灵的感化,无伪的爱心

耶稣赦免人的罪,并不是说我,乃是说:“你的救了你。”(路74750;和848关键在于信,信了就必有信的行为出来;是挡都挡不住的。谁挡得住人用行为来爱自己和家人,而不是靠嘴呢?可见信心是要与行为并行的。“有人自以为虔诚,却不勒住他的舌头…;说自己有信心…,这信心能他么?…亚伯拉罕把他儿子以撒献在坛上,岂不是因行为称义么?…这样看来,人称义是因为行为,不是单因着信。…身体没有灵魂是死的,信心没有行为也是死的。”(雅各书126214-26我们放眼世界,再摸摸良心;(提摩太前书15各人心里看到的是活的多,还是死的多;有多少人在与基督一同受苦,背十字架,或只传不背的呢?“因为有许多人行事,是基督十字架的仇敌。”(彼得前书413;腓利比书318成功与各种名目的实用神学就是在这样的光景下应运而生的。这些人以昏暗的心,狭隘的解释人生。“他们虽然知道 神,却不当作 神荣耀,也不感谢;他们的思念变为虚妄,无知的心就昏暗了。”(提摩太前书66-12;罗马书121耶稣说:“ 叫人活着的乃是,肉体是无益的;我对你们所说的话,就是灵,就是生命。”(约663而实用神学教导的是怎么,他们到底是把肉体,还是把灵当成无益的了?他们自己是靠灵活在主的平安里,还是靠成功活在不安里呢?体贴肉体的是永远也得不到真正平安的,唯有“体贴圣灵的乃是生命平安。”所以保罗劝人“在上聪明,在上愚拙。赐平安的 神,快要将撒但践踏在你们脚下,愿我主耶稣基督的恩,常和你们同在!”(罗马书65-111617-20

 

如此看来,由私欲激发的成功倒不如“失败”为妙了;因为“血肉之体,不能承受 神的国;朽坏的,不能承受朽坏的。”(歌林多前书1550;撒罗尼迦前书413-18执意追求成功就是孕育失败。(雅各书115唯有像耶稣和的门徒那样真顺服,甘心“失败”的,才是永恒的成功。因此我们当大讲“失败神学”,免得“随流失去了。…我们若忽略这么大的救恩,怎能逃罪呢?”希伯来书21-3313-19只是成功神学已经成功地以眼前利益代替了永远的救恩。如今, 神的话只有在符合人的利益需要的时候,才能显出说服力,人才听得进去。基督信仰的(希伯来书319;歌林多前书10611居然要借着成功----物质变精神了。然而 神说:“你们要向天举目,观看下地;因为天必像烟云消散,地必如衣服渐渐旧了,其上的居民,也要如此死亡,惟有我的救恩永远长存,我的公义也不废掉。”(以赛亚书516-8为什么不听啊!违背父母的孩子除了使父母忧伤,恶人高兴,还害得了谁呢?“不要叫 神的圣灵担忧…”以弗所书430如今,利益已经成了许多人唯一的动力来源,只是让 神来印证一下他们的成功而已。连行善的时候也要先看利益。盘算该拿几十、几千、几万或几百万来献爱心;若无利可图便一毛不拔。我曾见过一位白发苍苍,看上去非常可敬的老牧师当着众牧师的面申明他给大陆教会的一百多万美金是绝对干净的。难道他们不清楚(特别是灵里面)整个三自教会体系的本质?『即,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党)运动委员会』不知怎样行善,当施舍给那些没有什么报答他们的人么?(太61-4;路1413-14他们当然非常清楚三自教会的元首不是基督,(以弗所书515乃是那个党用来控制,颠覆和败坏教会,企图彻底改变和消灭基督信仰的武器。那为什么牧师们还要支持三自教会呢?这正是一个基督徒应当搞清楚的一个属灵的大问题。

 

中国有句俗话:叫端人的碗,受人的管,寄人篱下,岂可不听老板的呢。然而生活在美国的人们(特别是那些与党毫无关系的美国神甫和牧师们)根本就不存在要靠那个党生存的问题。这就更严重,更可怕了!因为这已经超出了物质层面的利益关系,纯属灵界联系了,这个现象充分地反映了大红龙迷惑并控制普天下的实际能力;显然不是启示录里的故事了。(启示录12917我想牧师们也不是故意的,恐怕是身不由己;因为他们必然会成为龙争战的目标。只是,当争战反映在生活当中,形成一种趋势,一种巨大压力的时候,有些牧师好像是顶不住了;愿神坚固他们的信心。(彼得前书58-10问题在于他们若变成了“识时务”的人,这千千万万的基督徒究竟会被带到哪个 神的面前去?是这个世界的神,还是要救我们脱离这个世代的 神呢?(歌林多后书44;加拉太书14这实在是一切真信的人要迫切祷告的“第一要紧的”事,是末世警钟!在这个大环境下人很容易随从自己不敬虔的私欲,(犹大书18-25跟着那些自称或被神化了的人去卖主卖友,…爱宴乐不爱 神。或者嘴里爱 神,行为则是明显的讥诮(提摩太后书34;彼得33-14公然把“爱心”献给公然逼迫基督徒的大红(启示录1239在这样的爱心之下,那些家庭教会为主受苦的弟兄姊妹的孩子们就只有望天了!有的孩子含着泪在一些敬虔的叔叔阿姨的幸福家庭外长时间的转圈,观望,却不敢伸手敲门。又跑到那些特别兴旺的教会门前去徘徊。小东西们总是想碰碰运气,巴望着大人或小朋友们能发善心救救他们…;悲哀!即便是小朋友也能凭直觉看出这些脏兮兮的家伙身上没什么好处。于是一些有教养的孩子会笑一笑,招招手;没教养的便显出一脸厌恶,扭头就走。这比辱骂和拳头更可怕;警察的拳头和皮靴只是痛在孩子的皮肉上,基督徒们的行为则是在孩子们的心上。个别来不及避开的大人会关切地摸摸孩子的头,(提摩太后书35也不问吃了没有,住在哪里?乃是以非常真诚的眼神看着泪汪汪的孩子,说一声愿神祝福你便迅速的离开了;(雅各书216以致孩子们来不及,也没有勇气开口说话。垂头丧气的孩子们终究是无家可归。除了少数人受圣灵的感化,以无伪的爱心帮助了他们;(歌林多后书66谁还在乎他们的死活呢?想到那位老牧师的一百多万美金,上千万的人民币该要养活多少孩子,盖多少间收留殉道者和苦难肢体儿女的孤儿院!若是盖起数十间三自教会,将会有多少主的羊被虏去啊!爱心的萌动和表达不单是人内心的反映,更是人里面那个灵的一面镜子。(歌林多后书71

 

为了这些可怜的孩子,五年前我们发过一份“美国关怀运动”的签名倡议书;除了少数几个弟兄姊妹,再没人响应。而关心“希望工程”与其它“慈善”事业的人则无计取数,因为那背后是党阿。有了这个靠山就可以作大买卖,(启示录1317有了党的支持就可以“福音”广传啊。照这样发展下去,将来它的差役们(歌林多后书1114-15若在海外发起个推动“中国福音事工”之类的全球活动,宣称要改变党的颜色,建立一个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基督教国家;那时候热心肠的人一定是更多了。只怕是到头来党的颜色一点没变,基督教的颜色倒变了。上次一位纽约时报的纪斯道先生问我中国成为基督教国家的可能性时,我说其实阿,只要统治上有必要,中国变成基督教国家比如何国家都容易。因为政权才是那个党的生命,是它的命根子,名义不过是为其服务的工具而已。共产主义也好,社会主义也好,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也好,基督教国家也好,只要是能巩固其统治地位的都好。因此,基督徒千万不要被眼前这一切的假相迷惑了。倘若听到掌权的说:“这一切权柄,荣华,…我愿意给谁就给谁。你若在我面前下拜,这都要归你”的时候,你会有什么反应?有活出基督的可能么?(路46-12恐怕是机不可失,立刻下拜沦为其奴仆了;因为人向来是把试探当机遇的,特别是那些识时务的。按说也不是“沦为”,谁没有把肢体献给罪作不义的器皿呢?所以我们才要像从死里复活的人,将肢体献给 神作的器皿。『即,武器或兵器(罗马书613121-2)』“凡称呼主名的人,总要离开不义。”提摩太后书219-26 神告诫我们:“万物的结局近了;所以你们要谨慎自守,儆醒祷告。”(彼得前书47)下接:“就是天使犯了罪 神也没有宽容”